www.166861.com

当前位置:主页 www.166861.com > 记忆力 > 图像记忆法 > >

图像记忆并不玄 你看到的未必真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图像记忆并不玄 你看到的未必真

接受培训的孩子正尝试记住身后屏幕上的图案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李钢

  质疑

  被家长投诉的那些培训班

  成都:学习一年多没有效果

  此类培训班并非没有受到舆论的质疑。

  近日,有成都的家长向媒体投诉,称当地的一家培训机构,在收取了十万元的学费后,自己的孩子学习了一年多的时间,都没有出现机构宣称的可以“开天眼”看东西的效果。

  据孩子家长称,在宣传的时候,培训班称只要上他们的第一节课,就可以达到“开发天眼”的效果。但是孩子在学习了一年多之后,却没有出现任何效果,所以她才向培训班提出要退款。

  上海:“赢在右脑”被叫停

  2012年发生在上海的“赢在右脑”培训班的涉嫌诈骗案,是这些遭遇家长投诉的案例中影响最大的一次。

  当时,曾经是上海市三八红旗手的女企业家雷雅茹,创办了一间儿童培训机构——闵行新雨教育培训中心,打出了“右脑培训开发”的旗号,声称学生在经过培训之后,不需要看字,就可以阅读,而且不同的人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有些人通过听翻书声、闻味道,甚至用额头感知的方法,就能达到辨认扑克牌或者识别文字的效果。

  雷雅茹利用自己的企业家身份,通过自己在一些企业家俱乐部的关系,招募了不少企业家的孩子前来学习。

  在对外宣传中,雷雅茹拒绝承认这是一种“特异功能”培训,而称是一种来自美国最新的脑科学研究的成果。“赢在右脑”培训班的收费非常高,一个阶段的课程至少要数万元。

  但是“赢在右脑”出事了。由于遭到了家长的举报,雷雅茹的培训班因涉嫌诈骗而被立案。举报的家长认为,“赢在右脑”培训纯属骗钱。

  “所谓的蒙眼识字,其实是让孩子透过布条的缝隙进行偷看,并且还让孩子学会了撒谎。”反对的家长这样说。

  外界对于“赢在右脑”以及雷雅茹本人的批评也纷至沓来。批评声音认为,这种所谓的培训不过是打着洋旗号的伪科学;也有人认为,在培训中,雷雅茹必定对儿童进行了心理暗示和控制,从而让孩子误以为自己可以做到不用眼睛就看到东西的效果。

  经过上海市闵行区、青浦区两区的教育、民政和公安部门的调查确认,新雨教育培训中心举办培训班属于违规办学,被要求“停止超出注册地办学。”

  最终,“赢在右脑”因为违规办学而被有关部门停办,但是涉嫌诈骗一案却并没有传出处理结果。

  记者试图通过一些途径与雷雅茹本人进行联系,但是获得回应是其人目前在日本,而且不愿意再面对媒体。

  科学

  视角

  曾经撰文总结中国特异功能研究历史的涂建华表示:

  科学原理是可以重复的

  不能重现的就不是科学

  “蒙眼识字”、身体透视……这些所谓的“特殊潜能”是否真的存在,有没有科学依据,抑或只是一种心理暗示,甚至是自欺欺人的闹剧?

  羊城晚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人体的“特异功能”概念并非今日才出现。早在1979年,四川的一名12岁学生唐雨,据说被发现可以通过耳朵认字,经媒体报道后,马上在全国掀起了一股“特异功能”的热潮,这股热潮一直持续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后期,在“伪科学”的喊打声中戛然而止。

  记者在多地采访时发现,虽然热潮已退,但在民间仍有一小部分研究者在关注这个领域。而对于是否存在人体特异功能,在科学界依然是泾渭分明的两种立场。

  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复旦大学原副校长、物理系主任方林虎表示,早在三十年前,他们的研究团队就已经发现,通过一些方法,可以将一些儿童甚至是年轻人的这类功能诱发出来。进一步研究发现:年龄越大,功能越难被诱发;文化程度越高,功能越难被诱发。同时,在实验中,他们曾发现部分儿童受试者学习成绩明显下降。对于儿童的特异功能诱发对儿童脑部发育有无影响,在当年并无定论。在上世纪90年代,他们曾就此向上海市科委报告,提出对于儿童的功能诱发及有关实验应该谨慎。

  中国地质大学退休教师沈今川,曾将当年实验的一些视频放到网上,还开通了博客。他认为,目前这方面的研究处于发现了一些现象,但还不能够给出一套让人信服的理论的阶段,应该以科学的精神进行探索,在外国,也有人进行这个领域的研究。

  与此同时,对于特异功能的质疑和反对声音一直强而有力。其中,原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于光远(已去世)和中科院院士何祚庥是反对者中最为知名的两位。

  于光远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人体特异功能是子虚乌有的,并且有些人假借科学的名义,在从事坑蒙拐骗的事情。他认为,要辨别一个东西是否科学,两者缺一不可:一是逻辑自洽性,二是可以被检验,真的科学是能经得起实践检验的,而伪科学一旦被检验,马上被戳穿。

  何祚庥则表态,他接触的一些特异功能大师,其实就是在变戏法,耍花招。他曾经公开表示,科学的严密性、严肃性和规范性决定了科学是理性的,对于许多人来说,以为自己看到的东西就是真的,在一般情况下,经验观察具有一定可靠性,但是一旦被观察的对象由于人为原因被作伪、扭曲、变异,经验观察就会无效。只有实事求是、去伪存真才能遵循事物的客观规律和本质。

  知名学术打假人士方舟子则对本报记者说:“你不能通过‘在场观看’来发现作弊的迹象,让你看魔术表演你也看不出是怎么作弊的,而是应该自己设计实验去验证。”他认为,所谓的特异功能就是一些小魔术和江湖骗术,一般人是难以识别其造假手段的,但它们经不起设计严密的实验的验证。

  学者涂建华曾经撰文总结自1979年至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中国特异功能研究历史。接受采访时,涂建华向记者表示,特异功能其实是一种骗术,所谓的开天眼也只是一种说法,不可能在现实中存在。

  他认为,其实这种骗术很好揭穿,只要严格限制条件去进行考察。“一般科学实验的条件,就要双盲设计,并且要排除所有关于信仰的说法。科学原理是可以重复的,不能重现的就不是科学。”

  对于本报记者现场观察的非眼识字实验,他认为绝对不可能。“非眼视觉是不符合进化论的,没有办法用科学去解释。”

  另一种声音:

  反对与支持者 应该理性对话

  在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德国亥姆霍兹国家研究中心联合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何宏博士笑称,现在的“研究者”都是民间的,而自己才是“官方的”。

  他所说的“官方”,是当年隶属国防科研机构的他和其他专家一起,奔赴各地验证“特异功能”现象。在验证的过程中,他曾经撰文揭露过不少特异功能造假的人或事,包括当年名噪一时的“超人”张宝胜。


更多关于“图像记忆法”的文章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图像记忆的三大体系

图像记忆的三大体系

图像记忆三大体系(点击图片查看全图) 许多人对记忆方法的理解很模糊,不少人会有一个模糊的观念,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