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6861.com

当前位置:主页 www.166861.com > 毕业论文 > 财政税收 > 财政政策 > >

信贷发力难阻社融增速下滑,市场寄望更积极财政政策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原标题:信贷发力难阻社融增速下滑,市场寄望更积极财政政策)

今年6月新增贷款大幅提升,但是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仍然在下降,主要体现为去杠杆环境下,表外融资进一步大幅萎缩。分析人士认为,6月社融规模不及预期,主要还是因为严监管和经济下行风险预期的双重影响下,融资供求受到影响。

专家认为,目前表内信贷发力并不足以完全抵消表外融资的持续低迷,去杠杆背景下货币政策空间相对有限,财政政策的配合可能更加值得期待。

表外持续收缩,社融增速下降

2018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9.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2.03万亿元。6月份当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18万亿元,比上月多4180亿元,比上年同期少5902亿元。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83.27万亿元,同比增长9.8%,增速分别比上年末和上年同期低2.2个和3个百分点。

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在7月13日举行的媒体吹风会上对此解释称,社融规模增速下滑,主要是与各方面加强监管及去杠杆政策效应逐步发挥有关,比较突出的是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上。6月末委托贷款同比下降6%,降幅比5月份扩大1.2个百分点;信托贷款同比增长10.1%,增速比5月份回落5.9个百分点。

从结构上看,今年上半年的社融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对实体发放人民币贷款多增,上半年发放8.7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5548亿元;二是债券市场融资明显回升,上半年企业债券净融资为1.02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38万亿元;三是股票融资有所下降,上半年非金融企业的股票融资为2511亿元,比上年同期少1799亿元;四是表外融资明显多减,上半年委托贷款减少8008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减1.4万亿元,信托贷款减少1863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减1.5万亿元,未贴现承兑汇票减少2717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减8388亿元。

“外部挑战加剧、中国股市低迷、人民币在6月下旬的持续贬值等,削弱了投资者对经济的信心,投资需求的减弱也给融资量带来了负面影响。虽然央行流动性投放继续维持较大规模的净投放量,但货币的宽松还是无法产生融资扩张。”中信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表示。

与此同时,6月M2(广义货币)同比增速下降0.3个百分点至8.0%,创下历史新低,也低于市场一致预期,M1(狭义货币)抬升0.6个百分点至6.6%。“从M1-M2剪刀差收窄来看,货币活化程度边际改善。”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在去杠杆、严监管的大背景下,整体融资环境依然较紧,信用派生能力弱化,新增企业存款与非银存款同比分别少增1234亿元、1211亿元。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认为,表外融资的剧烈收缩已经对实体经济的债务滚存提出了挑战,若社融增速放缓的局面不能改观,信用风险料会进一步上升。

阮健弘称,未来人民银行将实施好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加强形势判断和预调微调,预计未来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社融规模保持合理增长。

信贷发力难阻社融增速下滑,市场寄望更积极财政政策

新增信贷超预期,住房贷款增速回落

6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84万亿元,超出市场预期,同比增速小幅回升0.1个百分点至12.7%,新增量同比多增3000亿元,扩张明显。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9.03万亿元,同比多增1.06万亿元。

表内信贷发力,主要因为票据融资。上半年,企业及其他单位本外币贷款新增5.19万亿元,同比多增7668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新增1.33万亿元,同比多增1.23万亿元,较好支持了实体企业的流动性资金需求。

明明认为,进入6月,新增贷款大幅提升,票据融资继续增长,债券发行有所回升。原因是严监管下表外融资转向表内推升信贷需求,另外信贷额度放松提升银行投放能力,此外受定向降准影响,预计7月新增信贷仍会有所提升。

从贷款的流向来看,首先,服务业中长期贷款平稳较快增长。上半年,服务业中长期贷款新增2.72万亿元,占全部产业中长期贷款增量的79.9%;其次,工业中长期贷款增速回升。上半年,工业中长期贷款新增4354亿元,同比多增1069亿元;第三,高技术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增速保持较高水平。6月末,高技术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1%,比同期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增速高8.5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房地产贷款有所回落。6月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35.78万亿元,同比增长20.4%,增速比上年末回落0.5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3.54万亿元,占同期各项贷款增量的比重较2017年占比水平低1.9个百分点。具体来看,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3.84万亿元,同比增长18.6%,增速比上年末回落3.6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9.63万亿元,同比增长24.1%,增速比上年末高7个百分点,其中保障性住房开发贷款余额4.08万亿元,同比增长37.4%,增速比上年末高4.8个百分点。

定向降准可期,更期待财政政策发力

不过,不少专家表示,当前表内信贷发力并不足以完全抵消表外融资的持续低迷。

谢亚轩认为,社融增速的放缓对实体经济增长的潜在负面影响可能逐步显现,去杠杆背景下货币政策空间相对有限,财政政策的配合可能更加值得期待。

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最近发表文章称,当前中国经济中的主要问题是结构性和体制性的,财政政策的结构性特征比较明显,有发挥作用的很大空间。

此前,徐忠也曾强调过,货币政策不能“包打天下”,货币政策最大的作用仍是维持稳健中性的货币环境,至于解决结构性的问题,只能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他建议,要下决心推动财税体制改革,同时要深化放管服改革,改善营商环境。此外,需要进一步明确解决体制性、结构性问题,不能过度依赖货币政策。

刘东亮预计,货币政策将继续往中性偏松的方向调整,降准还会到来,但流动性宽松向实体经济融资传导遇到一些障碍,单纯依靠货币政策的边际作用在不断下降,有必要更大力度地启动财政政策,或者对监管环境做出适度调整,当然,这也是考验政策定力的时刻。预计近期市场的风险偏好将继续被压制,流动性宽松、经济下行预期及政策调整预期将推动债市走强,股市则仍有波动风险。

汪明宇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转型期财政政策与就业政策:冲突抑

转型期财政政策与就业政策:冲突抑

内容 提要 作为两大独立的公共政策体系,我国现阶段就业政策与财政政策在搭配过程中存在一些矛盾,产生原...